当前位置:庐江县白山教育网 > 教师空间 > 教师作品 > 杂谈 > 漫谈“诗话

漫谈“诗话

时间:2013-06-21 06:07 来源: 作者:王业青 点击:
核心提示:读《随园诗话》拾零 闲来无事,看起了几年前买的《随园诗话》。本人虽无诗才,但一番不求甚解的浏览便让我爱不释手,竟不自觉的又将它看了一遍。 袁枚先生,虽身居庙堂,却心系山林,加上他认为做官是为人民增进幸福,并非只是上司大吏的高等听差。三百金购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读《随园诗话》拾零
  闲来无事,看起了几年前买的《随园诗话》。本人虽无诗才,但一番不求甚解的浏览便让我爱不释手,竟不自觉的又将它看了一遍。
  袁枚先生,虽身居庙堂,却心系山林,加上他认为做官是为人民增进幸福,并非只是上司大吏的高等听差。三百金购得“随园”,“随其丰杀繁瘠,就势取景。”然而却并未独享,随园四面无墙,任其游人往来,不加管制,更在门联上写道:“放鹤去寻山鸟客,任人来看四时花。”不是这样随性的人,不是这样淡泊的人如何能做到呢?他三十三岁辞官,并非陶潜的不愿“折腰”,而是“收帆须在顺风时”。他在论诗的风格中有这样一句——“诗宜朴不宜巧,然必须大巧之朴;诗宜 淡不宜浓,然必须浓后之淡。”这正是他超然、淡泊、明镜般的心境的体现。就凭这古今又有几人?就凭这,他就已经开始走入我的心灵!我敬佩随园主人。
  随同他一起走进我心灵的还有这些仿佛在抒写人生的话诗佳句——
  “诗者,人之性情也,性情之外无诗。”他认为诗歌是内心的声音,是性情的真实流露。生活也罢,工作也罢。就像诗歌一样,不抒写真性灵就无法界定是好诗。一个人,我总觉得不论我们处于什么样的生活环境,不论我们的理想是什么,当我们力求完美自己人生的时候,千万不能丢失了自己。只有拥有真实的自己,我们才会体验到真正的快乐抑或说是幸福!否则,即使有一天我们登临高处,放眼四周,尽为孤独。
  人是真实的人,情是真实的情。因为真,所以才动人。正因为是真,随园主人面对太史直言“温、李是真才,力量还在韩苏之上。”理由是“温、李皆末僚贱职,无门生故吏为之推挽,然名传至今。”的确,后人专学温李中不乏名臣。往往狭隘的思想容易蒙蔽我们的双眼,而因为迎合世俗我们也不自觉的关闭了我们的性灵。
  “七子如李崆峒,虽无性情,尚有气魄。阮亭于气魄、性情俱有所短。此其所以能取悦中人,而不能牢笼上智也。”理想决定了我们追求的层次,而层次的高低不是决定于世俗的喜好,重要的是理想的本身。“江南style”风靡全球,它带给我们一种自然释放的愉悦,但不能因此界定它有多高的艺术性;贝多芬的《命运》也许一般人无法理解,这样我们就能忽略它的光芒吗?存在的有它的价值,流行有它的理由,关键是我们不能盲目的崇拜。
  “诗难其雅也,有学问而后雅,否则俚鄙率意矣”“糜和芑,美谷也,而必加舂揄扬簸之功;赤董之铜,良金也,而必加千辟刀灌之铸。”若非一番寒彻骨,哪得梅花扑鼻香。抒写性灵摆在首位,但袁枚还强调了学问重要的同时也强调了诗歌的加工。没有舂捣锤炼,即使是李白酒后百篇、苏轼的嬉笑怒骂也有差强人意之作。
  “自来与力构——盖诗有从天籁来者,有从人巧得者,不可执一以求。”教条,往往让我们钻进了死胡同。有人“妙手偶得”传世之作,却也有人反复“推敲”出经典诗篇。通往罗马的大道何止一条?在执着中寻求变通,往往迎来的是柳暗花明。人生有如诗般的浪漫,也应有理性的哲思,生活也因此而有了色彩与深度。
  “人问:杜陵不喜陶诗,欧公不喜杜诗,何耶? 余曰:人各有性情。陶诗甘,杜诗苦,欧诗多因,杜诗多创,此其所以不合也。元微之云:鸟不走,马不飞。不相能,胡相讥?”真的很佩服袁枚的气度与胸怀。学会欣赏他人,你会在欣赏中获得一种精神的愉悦与升华,因为每一颗心灵都是独有的灵魂所绽放的花朵,而每朵花都在散发着芬芳。
  “才高不狂——天分果高,必知书中滋味,自然笃嗜。精明者,知其事之彻始彻终,当可而止,必不过于搜求。”年少所以气狂,空的马车才会哐当作响。知识越学越觉得自己无知,世面见得越多越发现自己的浅薄。所以“天分高者心虚”。
  “《三百篇》不著姓名,盖其人直写怀抱,无意于传名,所以真切可爱。今作诗,有意要人知,有学问,有章法,有师承,于是真意少而繁文多。”想起了与朋友讨论一次报告会上很多老师与专家合影并索签名的事。我不反对教育界也应该有自己的明星与追星族,但朋友说到合影可以成为今后自己骄傲的谈资,甚至可以在出书的扉页上写到自己曾拜在某专家门下。于是专家签名的序也出来了,书的身价倍增。果真如此,此等追星也还游离在星外。就像我们的工作与生活:当我们为了生活而工作时,工作便因为是谋生的手段而索然寡味;当我们为了工作而生活时,工作俨然成为了事业而变得神圣。
  阅读后引用分享的几句中,有的在谈诗的性情,有的在谈诗歌的创作、鉴赏,同时又在谈人的品德修养。 而整篇“诗话”中,既是袁枚“性灵”学说的具体呈现,又是他高尚灵魂的自然流露。诗“起”诗“落”中已创造一个诗与人生的浪漫沙滩,我不经意的漫步其中,却无力将五彩的贝壳捡起呈现给大家,只好“自私”的享受在朦胧的惬意中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Tags: 同春 读书笔记 王业青

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导航
友情链接
© 2010 庐江县白山教育网  版权所有
主办:安徽省庐江县白山镇中心学校    地址:庐江县白山镇白山社区东大街
邮编:231531    电话:0551-82563299    传真:0551-82563299
ICP证:皖ICP备09006013号 

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08号